您的位置:首页 > 文明评论
伊春:“同志”称呼暖人心
发表时间:2018-01-12    来源:伊春文明网

    最近看了《解放》、《延安颂》等几部革命传统教育片,觉得那几位领袖间的彼此称呼很亲切,尤其大家管毛主席称“老毛”,更觉得亲密无间。也许有些情节看后记不太准了,但是,“老毛”的称呼却犹在耳边,久久挥之不去。

    一声“老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不是朋友,胜似朋友。同志间、同事间、战友间,如此一声,是兄弟手足般的平等和呵护,哪里还有什么你尊我卑的陈腐呢?

    最近读了《学习时报》的文章,内容就很吸引人:刘志丹坚持让大家称自己老刘。刘志丹是陕甘边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但战士们按刘志丹的要求不称他“主席”,而是叫他“老刘”,久而久之,根据地的人也都喊他“老刘”了。有一次,一个小战士跟着喊“老刘”,被旁边的同志批评说:这孩子一点礼貌也不懂。刘志丹听了笑笑说:“叫我伯伯不成了家长了,还是叫‘老刘’亲热嘛!”

    一声“老刘”,彼此间便“亲热”了,因为在同志和群众眼里,没有什么称呼比“老刘”更亲近、更直白、更缩短距离的。“老刘”声响在哪里,哪里的人就最稠,男女老少都围满,话儿拉不够。有一位失明的郑老婆婆看不见刘志丹,听到喊“老刘”声,便张罗着让儿媳把荞麦面炒得干干的,压得细细的,说让“老刘”他们好好吃一顿饱饭。“老刘”,让刘志丹始终在人民群众中,也让人民群众永远在刘志丹的心里。

    由此,我想到了“同志”这个名称。一次,我回省城,受托为一位朋友带回了给他亲戚的药。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举动,可是事后,我收获了幸福。原来,收到药后,这家亲戚给我打了电话,她说:“你是冯同志啊,谢谢你啊!有空到我家串门啊!”也许是好些年没听人家叫“同志”了,我心里热乎乎的。

    记得刚参加工作那个时节,“同志”声是不断的。一句“同志”,便如京剧里唱的,亲如一家了。因为“同志”,单位里的不分领导、下属,一概是兄弟姐妹,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全没有什么人高高在上、摆多大架子的事儿。也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同志”的喊叫声歇息了,“张老板”、“李局”、“王先生”便应运而出。即使有“同志”显现,那也是报刊上,口头上并不多见。说到此,曾想到一件可笑的事儿。在“史无前例”的年代,有人对“同志”称呼很不感冒。说,都称“同志”,遇到地主婆怎么办,总不能先查户口吧。今日想来,可笑也可悲。官兵一致,官民一致,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还是称“同志”的好。刘少奇同志一向主张以“同志”相称,他在延安或北京都不让别人称他为“书记”或“主席”。下属叫他“少奇同志”他十分高兴,一叫他官衔,他立马生气,说,为什么这么叫,怎么不叫同志!

    称呼,其实也不简单是称呼,它常常与风气、作风等相联系。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同志”叫得响才更暖人心!

    归来吧,“同志”!(冯忠山)

责任编辑:祁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