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们的节日
清明评说
发表时间:2017-04-06    来源:伊春文明网

清明节俗 为何历久弥新?

    新华网(记者孙丽萍陆文军)专家指出,清明节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它源起于汉代,前身是失传已久的“寒食节”。而清明节的习俗在上千年的历史演变中,也经历了从禁火到祭扫、从踏青到狂欢的变化。

  清明节发源于寒食节。南朝宗懔《荆楚岁时记》记载:“去冬节(冬至)一百五日,有疾风甚雨,谓寒食,禁火三日”。所谓寒食,就是在清明时节,不能烧煮,只能吃事先准备好的冷食。关于寒食节,还有一段备受历代文人歌咏的典故。春秋时期,大臣介之推辅佐晋文公回国,随后隐居山中,不肯做官。晋文公放火烧山,他便抱木而死。据说,人们过寒食节是为了纪念介之推,以显示中华民族崇尚这种不慕荣华、宁死不屈的品格。

  清明祭扫的习俗兴起于唐代。唐代也是清明节的鼎盛时期。唐宋时期,寒食节或称清明节,有全国性的休假,假日短则4天,长则7天。唐玄宗还于开元二十年颁布了敕令,正式将祭扫定为“常礼”。古代的清明节,除了禁火、扫墓外,由于气候宜人,还有许多游乐活动,包括春游、宴饮、斗鸡、踢球、荡秋千、男女聚会。当此佳节,诗词吟诵之风也十分盛行。

  中国民俗协会副秘书长黄涛指出,清明节俗之所以能够历久弥新,是因为它符合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拜谒先灵、珍惜现世的共同心理需求。因此,“清明节虽然有祭扫的传统,却丝毫不必哀伤。清明节正值春季,万物复苏,适宜男女出游,相识相恋。这个节日显示出中国人对自然、对人生都有独到的价值观。”(孙丽萍 陆文军)

“代理扫墓”:专业哭坟让孝心打了折

    清明节将至,天津出现了“代理扫墓”业务,业务包含代理痛哭、磕头喊爹妈等。经有关人员透露,该代理扫墓服务报价最高达到两万元,哭10分钟要300块钱。业务老板称目前很繁忙,需要提前预约。(3月29日北方网)

  墓碑里侧是已故宗亲,墓碑外却是一群虚情假意哭的声嘶力竭的“代理子孙”,无疑清明节最原本的意义荡然无存。清明扫墓成了一种表面化的充场面,而非缅怀故人的寄托哀思,截然相反的情感寄托最终让清明节变了味。“代理扫墓”事实上只是徒有其表的假哭,对故人的孝心大大打折。

  代理扫墓,这个极具争议的职业是一种“假孝心”,真正目的依旧困于钱字诀,这也必然导致代理角色的情感虚假,铜臭味十足的。“请人扫墓”的子孙们或许有各种原因不能回家扫墓,自以为孝心也能代劳,最终将扫墓沦为一种商品化的交易。上贡果、烧香、摆祭品、念悼词、磕头、放声大哭、喊亲人或者叫爸妈的只是在演戏,更像是花钱买了一场表演,殊不知苍白的孝道之下是寂寥的逝者。

  请人代理扫墓不如不扫。国家规定清明节有三天假,足以体现对传统节日的重视,代理扫墓无疑又一次将传统节日现实化,必然导致清明节整体意义的流失。请人扫墓不如亲力亲为带着哀思之情的平静扫墓,哪怕没有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没有丰盛的祭祀品,但情感必须是真实,最逝者撒谎实在不应该。

  作为中国的重要传统节日,清明节更是后代子孙表达孝道、寄托哀思的庄重时节,容不得半点虚情假意,容不得流于形式的花架子,理应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真正的孝心无需表面化的礼节,需要的是一种缅怀的心理,一种对逝者的追思,这是“代理扫墓”难以取代的。

评论:“低碳清明”离我们有多远

    清明将近,今年的祭品也“与时俱进”,iPhone、iPad齐亮相。不少淘宝店铺出售纸制iPhone4,有的店里还陈列着iPad2,且配套齐全,除高仿真的充电器外,还配有无线键盘。有店主表示,iPad2需提前预订。部分消费者称,买这类祭品是为了让逝者“感受到社会的进步”。(3月28日《》)

  从民俗本身来看,清明节是一个“烟火四起、烟雾缭绕”的节日。祖宗墓前,子孙后代竞相焚烧各种“纸货”,从古老的经久不衰的纸钱,到颇具现代气息的纸制轿车、家电,以及新近“上市”的高仿真纸制iPhone、iPad,无不成为先人的必备品、硬通货。

  一个清明节,究竟要烧掉多少资源,引发多少火灾,没人能统计得清,但每年都因祭扫发生火灾是不争的事实。现在讲究“低碳经济”,那么我们的清明节能不能低碳化一些呢?

  在很多人的心中,传统的祭祖意识实在太强烈了。清明节如果不在先人牌位前烧点什么,好像就是不孝子孙,即便别人不说什么,自己也会觉得愧对祖宗。祭品商店正是瞄准了人们的这种心理,不断“推陈出新”、“”,好借机大赚一把。至于这种祭祖方式对环境会有什么影响,大概是没有人关心的。

  文明祭祀,低碳祭祀,应该是现代人应有的基本素质。把焚烧iPhone、iPad也视为“社会的进步”,无疑是一种无稽之谈。政府之手固然对民俗民风不便直接干涉,但是限制经营迷信用品、从森林防火方面禁止野外焚烧,以及从宣传教育方面破除迷信心理,倡导人们以低碳、文明的祭扫方式过清明节,还是有必要的。(娄献忠)

人民日报来论:清明祭扫需要与时俱进

    新闻背景:据报道,在今年清明节的祭品中,纸质的iPhone、iPad等受到追捧。有消费者称是为了让逝者“也能感受到社会的进步”。  

  以各类现代数码产品作为清明祭品,确实能在追思逝者、表达孝悌之心的同时,体现出一些有时代特质的创意。但从焚烧香火纸钱到纸糊数码产品,其实都还不能消除资源浪费和空气污染的环保隐患,也还存在引发山林火灾的危险。因此,清明祭扫若要真正实现与时俱进,还离不开绿色、低碳、环保的理念与方式。  

  我们提倡“绿色清明,低碳扫墓”,就是要在扫墓祭奠之时,既能遵从传统风俗,又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破坏。焚烧一部纸质电脑,莫不如点击一下鼠标网上祭扫。薄酒一杯洒大地,鲜花一束祭亲人,就足以承载对逝者的思念,也更能表达对“有责任生活”的追求。 (广西 苑广阔) 

摈弃陋习让清明节更“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到清明,人们总要踏青扫墓,祭奠先人,寄托哀思。按照旧的习俗,扫墓时,人们要携带酒食果品、纸钱等到墓地,将食物供在亲人墓前,再将纸钱焚化,为坟墓培上新土,折几枝新枝插在坟上,然后叩头行礼祭拜……  

  但在墓地燃香放炮,可能造成火灾(28日西宁纳家山林场就发生了一起扫墓引发的火灾,烧毁各类苗木900多株);大量使用冥钱,纸灰烟雾,极易污染环境;甚至有的借祭祖扫墓之名,搞封建迷信,荒唐地给死者送纸扎的“豪宅”、“轿车”、“家电”等,直接造成物质浪费,这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格格不入……  

  清明祭扫,本意是抚远追惜,感恩先辈。通过生者与“死者”的对话,表达哀思,获得内心平静,并促使后人记住先人,更加珍爱生活和他人。因此,一束鲜花、一个鞠躬、几许默哀、一番静思,足以表达祭奠全部,过程简洁、情感饱满,仪式肃穆、内心丰盈。因此,清明时节表达生者对逝者的追忆,形式或不可少,但要移风易俗;内容更要健康,实现文明祭扫。  

  在倡导科学与文明的今天,解决清明陋习问题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形成合力。宣传教育部门应加大宣传健康文明风尚的力度,倡导一些积极文明的祭奠方式;社会管理部门要对扫墓活动加强管理,制止那些污染环境的产品生产和销售,防止火灾隐患的滋生,对利用迷信活动诈骗钱财的行为更要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思亲莫让烟尘扰,鲜花一束慰英灵。”愿大家在表达哀思之际,能节俭、环保,从自身做起,树立科学文明祭奠风尚,让清明节更加“清明”。(作者:孙爱霞) 

评论:清洁明净过“清明”

   上周六回家,父母及其他长辈已经开始商量有关清明拜祭的事情。几十个电话打下来,具体的行程还没确定。表妹等众晚辈对此颇为不解:搞得这么复杂?不就是烧纸嘛。显然,年少的她们并不明白清明节本身的文化内涵。  

  现实生活中,只注重清明祭祀习俗而轻文化传承的现象并不鲜见。铺张浪费,肆意点烛放炮、焚烧纸制品等不文明拜祭行为屡见不鲜。部分商家借“节”造势,与祭祀活动相关的商品不断被开发,品种已不仅仅限于冥币、家用电器等,甚至连“ipad2”今年也成为祭祀用品。诸如这些行为,已经超出缅怀故人、寄托哀思的本意,不仅加重了自身的负担,还会带来火灾、环境污染等诸多隐患。  

  那么,今天,我们该怎样过清明节?  

  笔者觉得,首先清明节是一个缅怀和追思的节日,同时还有亲近自然、珍爱生命的意味。  

  其次,摒弃陋俗,文明祭祀。以精神寄托为主,重“心”轻“形”。文明祭祀的呼声近年来持续走高,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传统祭扫的弊端。有关部门也在致力于人们观念的引导,乌鲁木齐市殡葬服务中心在这个清明节就推出了应对清明祭祀十大便民举措,比如开展鲜花换鞭炮、投放焚烧盆等,同样能寄托哀思,又有利于身心健康。此外,对逝者敬一杯酒、献一盏清茶、捧一束鲜花、放一曲音乐、点一支蜡烛,或者栽上一棵绿树、网上祭祀也同样能表达心意。  

  再次,注重清明节文化传统的坚持,让更多的青少年了解并知晓传统节日文化的内涵,而不是以为清明节只是烧纸。  

  社会在进步,我们的观念也要进步。应让清明节真正清明起来,让清明祭扫先人的传统习俗成为一种积极向上的民族文化。 

今天又该如何面对清明节

    在清明节来临之际,多想想“慎终追远”并非泥古不化,而是希望藉此唤起人们去思考生命、尊重自然。

  清明节就要到了,在很多人眼中,在春意正浓的时节里,有这样一个假期相当难得。尤其是各路商家,更不愿意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早早推出了各种各样的促销方案,争相将清明假期打扮成另一个“小黄金周”。

  如此的喧腾热闹,正在渐渐冲淡“清明节”的本意。这个曾经寓意深远、特色鲜明的传统节日,在现代化社会中变得有些褪色了。

  始于周代的清明节,绵延至今已有二千五百多年,拥有极其丰富的人文内涵。按照习俗,人们要在清明节这天祭祀先祖,缅怀故人遗风;也会外出踏青插柳,感受“气清景明”。传统意义上的清明节,集中体现了对逝者的尊重、与自然的和谐。

  但时代的变迁改变了人们的生存环境,也让清明节的一些习俗随之走向消解。众多整年在外奔忙的上班族,面对山水迢迢的老家,只能打消回家祭扫的念头。从高楼的窗户望出去,空气污染、交通拥堵,春日郊游只能是一种奢望。客观条件的限制,以及商业氛围的浸染,模糊了清明节的概念,很多人也淡忘了清明节的本意,仅仅将其视为一个用于消遣的普通假期。

  不断加速的城市化,令发端于农业社会的清明节开始“移风易俗”。潜移默化之间,对逝者的尊重、与自然的和谐,这些寄寓在清明节之中的传统美德,也遭到了侵蚀并趋于流失。曾子认为,追思逝者可以让人更好地观照自身,理解人生的意义,并最终促进公共道德的建立,即所谓的“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但即便在清明节里,还有多少人会去“慎终追远”,深入思考生命的价值呢?

  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对逝者的尊重,不能理解生命的价值所在,那么就会产生一种迷茫。如果这种问题不断蔓延,将可能引发群体性的精神危机。近年来,有些难以承受生活压力的年轻人,动辄流露出悲观厌世的情绪,有的甚至选择用微博“直播”自杀。不久前,一名22岁的女大学生就因为抑郁症选择轻生,“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成为她微博上留下的最后遗言。

  在清明节来临之际,多想想“慎终追远”并非泥古不化,而是希望藉此唤起人们去思考生命、尊重自然,否则,我们失去的,可能远远不止一个“清明节”。(评论员 李康宁)

责任编辑:祁冬梅